首页 > 书库 > 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江湖传闻甜水巷夜市 小说TXT 这个江湖有点甜小说目录

这个江湖有点甜

武侠连载中

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由网络作家鬼谷子王诩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汤望月,任云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马车驶出了将军府,驶离了屯兵之城,渐渐越行越远。 许多双眼睛盯着远行的马车,却没有一人敢尾随。 一日之后,马车在一处无人的荒野中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3-02 12:09:2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由网络作家鬼谷子王诩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汤望月,任云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马车驶出了将军府,驶离了屯兵之城,渐渐越行越远。 许多双眼睛盯着远行的马车,却没有一人敢尾随。 一日之后,马车在一处无人的荒野中

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免费试读

马车驶出了将军府,驶离了屯兵之城,渐渐越行越远。

许多双眼睛盯着远行的马车,却没有一人敢尾随。

一日之后,马车在一处无人的荒野中停了下来。

风不言和云不语打猎捕鱼,汤望月再次展示了她神乎其技的厨艺,烧鸡酥香软烂,烤鱼口味奇绝,令几人食指大动,胃口爆增。

“不行,再这样下去,我可要长二十斤肉了。”将鱼肉一扫而光,风不言才大呼不妙。

“那下次你少吃一点。”任云飞嘻嘻笑道。

“不行,没有吃饱,本姑娘怎么有力气减肥呢?”

风不言说得理直气壮,随即又向汤望月,笑问道:“妹妹年纪轻轻,这一手厨艺却超过了世间无数名厨,莫不是打从娘胎就开始学习厨艺?”

“我是从六岁开始学习厨艺的。”汤望月的声音很轻。

任云飞不禁愕然,一个六岁的孩子,哪里懂什么烧菜做饭呢?

“我母亲是一名小妾,在将军府的内院中,地位低下,将军府的儿女们,都得学一门东西,哥儿们学诗词文章,领兵行阵,女儿们便学琴棋书画,刺花绣衣。我原本是被安排去学刺绣的,但六岁那年,父亲听说赵府的那位喜好美食,便改了主意,让我学厨艺。”

汤望月幽幽说着。

看来,这并不是一段让人很愉快的回忆。

“赵府的那位,又是谁呢?”任云飞问道。

“汤家的女儿,还在几岁的时候,便选好了将来要嫁之人。嫡生的女儿,自然是会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世家做大妇。至于我们这些妾生之女,便只能送给朝廷里有权有势的大人们做妾了,如此方能让汤家在朝廷的地位稳固。”

汤望月低声说道:“赵家的那位,叫赵炎熙,亦是一位神将,如今已经快两百岁了,听说性子有些暴躁,每年总要弄死十几房侍妾。”

风不言睁大眼睛,问道:“这样的人,你父亲还要将你送他为妾,这不是将你往火坑里推吗?”

汤望月垂头,道:“父亲大人日理万机,哪里管得了这许多。再说,只要对汤家有利,我一个侍妾之女,死了也是值得的。若非公子突然来到,再过几日,我便要被送进赵府了。”

风不言啐骂道:“这个汤方度,真不是东西。下次见到他,一定要好好训他一顿,给妹妹出一口气。”

汤望月忙道:“千万莫要如此,他毕竟是我的父亲。”

见到汤望月的神色紧张,风不言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这一带风光秀丽,山花烂漫,大自然的气息弥漫。

小荷小花几年来一直呆在任府,从未踏出过小院一步,但她们毕竟还是年岁不大的女儿,天真未泯,骤然来到野外,便玩心大发,忙着捉起蝴蝶来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任云飞望着天边飘荡的浮云,心想着它们真是自由自在。

风不言和云不语同时愣了一下,天边的浮云便越聚越多。

这趟出行,任云飞虽未提起离开之事,但两人都是先天高手,能从气机的感知中察觉到,任云飞也未特意隐瞒气机。

云不语叹了口气,道:“真的不能多停留一些日子吗?”

任云飞望着她微微有些忧郁的脸,张了张嘴,正待开口说话,手中的魔剑传来阵阵波动,任云飞不由得苦笑了一声,摇了摇头。

云不语和风不言两人皆陷入沉默之中。

半晌,风不言方出声问道:“你有什么一定要离开的理由吗?”

她双目痴痴望着任云飞,等着任云飞的回答。

“为了破境。”任云飞道:“我如今的修为,已经到了先天大成的极致,但如何才能突破先天大成境,跨入先天圆满,却是全无头绪,我要出去寻找破境的机缘。”

武道一途,漫漫无穷,武者皆是登山客,风不言和云不语纵然再是舍不得任云飞离开,也不会开口阻拦,耽搁任云飞的武道之途。

只是先天圆满境,又谈何容易,要不然,大魏也不至于许多年无一人跨入先天圆满。

至于永恒之火的事情,任云飞自然是不会说的。

很多时候,越是亲密之人,越是会保守各自的秘密。

“公子。”汤望月跪坐在旁边的草地上,开始褪衣。

双峰挺峭,柳腰纤细,配着一张如梨花般娇嫩的面容,这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,竟然有着相当好的身体资本。

“公子就要离开了,妾身想将这具身子给了公子。”汤望月的眼神中真有月亮,明眸闪闪。

任云飞顿时有些左右为难起来。

他自问不是什么柳下惠,坐怀不乱那是不存在的。

但眼下他即将离开,在这个时候去耽搁一个青春少女的人生,他于心不忍。

只是看汤望月此刻的神情,若是他狠心拒绝,只怕汤望月真要去自寻短路了。

任云飞纠结了片刻,起身将汤望月抱起,走进了马车车厢。

风不言像猫儿了一样,也钻了进来,云不语紧随其后。

不远处的小荷小花见了,以为他们要乘车离开,连忙跑了回来。

车厢内,汤望月的身上已无片布。

“妹妹不用害羞,我们都是他的女人,没什么好害羞的。”风不言说着,也褪去了衣物,其余三女也都跟着。

马车开始嘀嗒嘀嗒的奔跑。

马车上传来阵阵娇喘之音。

汤望月初承云雨,洒下点点红星,但片刻之后,她便进入了状态,这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,竟然天生媚骨,柔若无形,缠之温暖舒适,畅快淋漓。

马车驶离了荒野,路上渐渐有了行人,车上的大战还在继续着,隐隐约约间有娇哼低喘的声音传来。

两匹马,从道路的另一头飞奔而来。

马上的一名汉子骂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在马车里面做这些龌龊事情,必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家,不如我一剑将他们都杀了。”

他的声音方落,同行的另一名汉子连忙低声骂道:“闭嘴,你知道那是谁的马车吗?”

平白受了一顿抢白,那名汉子也来了几分脾气,大声说道:“李道同,亏我一直都敬你是一条汉子,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怕事。我管他是谁的马车呢?他敢这般行事,便是有辱风化,我方文木一剑将他杀了,江湖上的朋友也说不出我一个不是来。”

李道同有点哭笑不得,再次压低了音量,轻声说道:“那是任公子的马车。”

方文木还没有反应过来,问道:“哪个任公子。”

李道同白了他一眼,道:“还能有哪一个任公子,当然是徽阳府的任公子了。”

“啊!”方文木吃了一惊,回头望了望身后渐行渐远的马车,沉声问道:“此事当真?任公子不是在徽阳吗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李道同道:“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江湖上早传开了,任公子昨日去了一趟镇东将军府,然后便坐着马车离开徽阳府了,应该是带着他的几位夫人,出外游历去了。所走的路,便是这条道,今晨在客栈出发的时候,听江湖上的朋友说,已经有不少人在路上等着任公子,希望能见上一面。这驾马车无人驱赶,却跑得飞快,还不出一点差错,不是任公子的马车,还有谁有这份能耐?”

方文木忙回头再次偷瞅了马车一眼,道:“江湖上的朋友,既然想会任公子,为何不跟随任公子的马车而行呢?任公子总归是要下车的,那时,不就能见着了吗?”

李道同嘿嘿一笑,道:“你不要命吗?任公子带着夫人出来游历,你在后面跟随?你头上长了几颗脑袋啊?”

方文木这才恍然大悟,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那我们与任公子对面而过,岂不是错失了一睹任公子风采的机会?”

李道同横瞥了方文木一眼,道:“你刚才不是还想着一剑将马车中的人都杀了吗?怎么,现在不想了?”

方文木憨笑了一下,道:“我刚才那是不知道车厢内坐的人是任公子,才会那般胡说的。”

李道同问道:“你若是知道那又怎么样?”

“任公子一剑斩了野人十万大军,拯救了亿万黎民的生命,漫说在车厢内和自家夫人娱乐,便是去大街上做这些事,我也不会说半句不是。不,谁敢说半句不是,我先砍了他的脑袋当尿壶用。似任公子这等奇人,有一些怪癖,也是应该的。”

李道同冷笑道:“任公子若是不高兴了,一剑斩了那人就是了,还用得着你出手?再说,除了你这等浑人,江湖上还有谁敢去捋任公子的虎须?七玄门、九玄门、太清门、哪一个不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大门大派,传承几万年,得罪了任公子,都是什么下场,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方文木挠了挠脑袋,道:“你说得也是。”

他又回头望了望已渐渐消失不见的马车,低声问道:“我刚才说的那些胡话,任公子不会听到了吧?”

李道同道:“任公子是何等修为,我们便是在这里说,他也是都知道的。”

方文木不由得缩了缩头,吐了吐舌头,道:“好险,幸亏任公子正在做快活事儿,无睱顾及我,没有一剑割了我这颗脑袋。”

“说得好像你值当任公子一剑似的。”李道同笑骂道:“就凭你这点微末武功修为,任公子看上一眼,哦,不,都不用看,只要一个念头,你就死得不能再死了。还让任公子一剑割头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就凭你也配任公子出剑?”

这番话说得极不好听,若是平常,方文木早该雷霆大怒了,此刻却是连连点头,笑道:“那是,那是。”

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这个江湖有点甜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