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》 无广告 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无广告

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

历史连载中

主角叫左宗棠,陶澎的小说是《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》,它的作者是嬴城过客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陶澎指着左宗棠刚描过的地方说:“这条山脉地跨三县,你画短了,至少还要再加三分。” 左宗棠听声音不对头,这才抬起头来,见一位两鬓斑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3-09 20:06:0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左宗棠,陶澎的小说是《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》,它的作者是嬴城过客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陶澎指着左宗棠刚描过的地方说:“这条山脉地跨三县,你画短了,至少还要再加三分。” 左宗棠听声音不对头,这才抬起头来,见一位两鬓斑

《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》免费试读

陶澎指着左宗棠刚描过的地方说:“这条山脉地跨三县,你画短了,至少还要再加三分。”

左宗棠听声音不对头,这才抬起头来,见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,正举着烛,慈祥的向他微笑。知县说:“季高老弟,这就是陶制台,亲自看你来了。”

左宗棠吃了一惊,但并不十分惶恐,连忙打躬说:“让老大人给晚辈掌灯,真是罪过,罪过。”

左宗棠接过灯来,埋怨知县说:“刘大人,你也不说一声,你是故意要看我的笑话。”

知县回嘴说:“我哪敢呢,再说,你哪容我把话说完呀。我才说半句,你有十句等着。”

左宗棠无理夺三分,说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有话无话,你先把自己的话说完呢。要是外面着了火,您也要非等我说完不成?”

陶澍望着桌上描了一半的地图,问左宗棠:“季高这是……”

左宗棠说:“我正在画地图。我朝地图太少,错误太多。我搜集了些资料,先是画出了大清全境的地图,然后再画出各省、各府的。将来还打算画出前明、元、宋直到《禹贡》的舆图。”

陶澍惊叹说:“这可是一项大工程,非十几年不能完成啊。”

左宗棠说:“我已经画了七八年了,天下无不能之事,贵在坚持。我这人的特点就是认准的事绝不回头。”

左宗棠摆出已经完成的湖南、江西、湖北、安徽、四川等省的地图让陶澍看。陶澍赞叹不绝。

陶澍让左宗棠掌灯,要看看他的藏书。这间屋子里除了一桌、一椅、一床,其余便全是书了。有地学类、农学类、兵法类,还有水利、荒政、田赋、盐政类,比如顾炎武的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,顾祖禹的《读史方舆纪要》,齐道南的《水道提纲》等。更引人注目的书架上的是那部《皇朝经世文编》,密密麻麻写满了扎记,可见不是读了一两遍。这部书是十几年前陶澎请魏源等人帮助编纂,收录清初至道光年间的经世文章二千二百多篇,共一百二十卷。陶澎仔细读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批注,连连点头:“难得,难得。醉心于功名的人,都埋头制艺文章了,像你这样用心经世学问实在难得。”

左宗棠说:“八股文章百无一用,八股越做的入格,才能越见低下。这道理是明摆着的,一门心思读那么几部旧书,心神全耗在起承转合上,对于农事水利等实用学问一窍不通,这样的人除了空谈还能干什么?所以,我教学生八股是不得不教,但更教他们经世致用的学问,天气晴好,我就带他们登山,讨论何处可排兵布阵。我的学生,文可进考场,武可上战场……”

知县的长随悄声对两位戈什哈说:“他又吹上了。他考了几次都没中进士,至今还是个举人,他这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呢。”

两位戈什哈也看不惯左宗棠的狂傲,但见总督大人与他谈得兴致勃勃,也就不敢小看了这位山长。

陶澎见左宗棠十分健谈,气宇轩昂,颇有气度,率真中带着傲气,心里十分喜爱,他坐下来,招呼左宗棠说:“季高,坐下坐下,我们说说话。”左宗棠在他对面的床上坐下来,也把刘知县拉到床边坐下。陶澎接着左宗棠刚才的话题说:“八股取士,原也没错,它给穷苦读书人一条进身之路,比之陏唐之前的只重门第出身要强之百倍。《四书》《五经》也是好书,是祖宗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智慧,读之可让人明道理,知是非,作为一个中国人,不读不行。现在的问题是,八股取士已经延续了一千余年,还是只重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读书人把大半生的精力都埋在了故纸堆中,对盐政、荒政、军事、民生却毫无研究。像你这样博览群书,研究经世致用学问的人太少了。现在是内忧外患,可是朝廷上下,大部分官员都埋头诗词章句中,实在令人担忧。季高,好久没见到你这样肯研究实际学问的人,我老头子的话不免要多了,你可不要烦呢。”

左宗棠说:“宗棠有幸聆听大人教诲,如沐Chun风,何烦之有!平时只能从书本上研究经世致用的学问,今天能够有机会向大人请教,真是三生有幸。汉儒有‘三世’的说法,每个朝代都有治世、盛世和衰世,宗棠以为现在已呈衰世。盛世之时还可吟花弄月,粉饰升平,衰世之时必须讲究实际,行惠政,办实事,不然会有社稷之忧!”

陶澎击掌赞叹:“季高说的不错,不错。顺治朝和康熙前朝可谓治世,康乾年间自然是盛世,自嘉庆朝民乱不断,可以说已经进入了衰世。如今是内忧外患,吏治、民政、军备多少事情要好好的办理啊。”陶澎大约觉得这些话与一个封疆大吏的身份不附,但又不吐不快,对戈什哈说:“这些话是我与季高的私房话,只是说说而矣,你们可不要外传。我们两个人说说话,你们不必侍候。”众人知趣的很,都退到院子里去了。

左宗棠说:“这些大实话,如果有人说给皇上听就好了。”

陶澎说:“文死谏,武死战。如今朝堂之上,有几人能够抱着不畏死的决心直言相谏?历任乾嘉道三朝的曹大学士,是文官之首,他的弟子请教他为官的秘衷心诀,曹大学士说:‘无他,但多磕头,少说话尔。’本朝的风气,就是被多磕头少说话越带越坏了。”

左宗棠说:“别的地方我不知道,我们湖南,近些年来乱民起事几乎年年都有,百姓生计一年不如一年,从前中等之家,大多沦为贫户,贫户人家沦为赤贫,成为流民。一遇灾荒,便是饥民遍地。”

两人真是越说越投已,陶澎说:“不患贫而患不均,土地集中到少数人手中,早晚必生大乱。乾隆朝的大贪官和珅,占有良田八十万亩,当时朝野哗然。和珅与当今的官员比起来,只能是小巫见大巫,如今京中大员,有人坐拥良田二百余万亩!真是令人心惊肉跳。这是内忧,还有外患。英国人仗着十余艘火轮兵舰,逼我大清签下城下之盟,赔款不必去说,最终是由百姓承担,更可恨的是洋人鸦片,大肆进入中国,不但换走了我大量真金白银,而且毒害国人的身心,从前还只是纨绔子弟吸食,如今小户人家也是家家备烟枪,多少人家万贯家产,就在吞云吐雾中烟消云散!将来有一天,如果再有战事,朝廷恐怕没有可调拨之饷银,军营无可御敌之兵,泱泱中华,沦落至此。”

说到伤心处,陶澎禁不住摇头叹息,左宗棠更是激动,坐不住了,站起来在陶澎面前踱步,质问陶澎:“陶老大人,真不知你们这些封疆大吏是怎么想的。英夷不过十几艘火轮船,他船再坚炮再利,万里之外侵我国土,如果我军民一心,坚持御侮,执鞭断流,洋人如何能够取胜?他不是能在海上打吗?我们不与他在水上斗,把他放到陆地上来,就是我们不打他,只坚壁清野,让他得不到一粒粮食,就是饿,也能把他饿死。偌大的中国,偏偏要向洋人投降,让洋人从此起了轻我之心,后患无穷,后患无穷呢。和戎自古非长计,为尔豺狼不可训!我到什么时候也坚决反对与洋人和谈。”

“和戎自古非长计,为尔豺狼不可训!”陶澎吟诵着左宗棠的诗句,连连拍着桌案说:“好诗,好见解!不过,洋人船坚炮利,却是小看不得。不知道季高见没见过洋人的火轮兵舰,我是见多次见识过的,一艘船就可装炮六七十门,而且他们的炮打的远打的准,我们的水师都是木船,上面也装几门火炮,可是根本没法和洋人比,我们开炮打不到洋人,可洋人一炮,就能炸毁我们一艘木船。岸上的炮台也是如此,洋人的开花炮弹已经在炮台上乱炸,可我们的炮,奈何洋人不得。我们不能再以中华上国自居,应该睁眼好好看看眼前的这个英夷,他们可不是我们想像中的茹毛饮血的落后野蛮之族。”

左宗棠连连点头,说:“宗棠很想了解洋人的情况,可惜没有书籍可买。”

陶澎说:“季高有心于此,将来我想办法给你买些关于洋人的书。”

两个人又就船炮的事说了很久。这时刘知县在门外说:“季高,时候不早了,陶老大人还没用饭呢。”

左宗棠恍然大悟,连连打拱说:“宗棠荒唐,竟忘记老大人还没吃饭。宗棠这里清汤淡水,实在不敢留大人,请老大人快回驿馆用饭。”

陶澎拉着左宗棠的手说:“秉烛夜谈,废寝而忘食,真人生一大快事。我与季高还没谈够,走,到驿馆一起吃饭。”

左宗棠推辞说:“大人的美意宗棠领了,宗棠晚上还要批阅学子们的文章,就不讨扰大人了。”

陶澎说:“我本来打算明天就走的,明天就不走了,季高明天陪我登山畅谈,不知肯不肯赏脸?”

左宗棠也领教了陶总督的学问,心里已经十分佩服,说:“是大人赏晚辈的面子,哪有不陪的道理?”

陶澎也不再客气,一边出门,一边说:“好,一言为定,明天我等你。”

左宗棠把一行人送出书院,一直陪着陶澎的清瘦男子说:“岳夫大人,你觉得此人如何?”

陶澎反问:“你觉得呢?”

清瘦男子说:“若天机凑巧,此人必成大器。”

陶澎微微一笑:“噢?何以见得?”

清瘦男子说:“学问不学问不去细说,岳父大人给他掌灯,他虽然感到意外,却并未慌乱,已足见此人气魄之大。不过,此人傲气太大,难免要

《从师爷到侯爷——男人榜样左宗棠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