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北伐天下志》北伐天下志伐天下 在线阅读 北伐天下志章节目录

北伐天下志

历史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北伐天下志》是伐天下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周复生,赵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起码有两三百人,有不少可能是些路人甲,围在一群人的四周。中间群人最前方,有二十多个官兵。周复生只认识一个、韩同平。 一大群人虽面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3-26 00:04:2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北伐天下志》是伐天下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周复生,赵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起码有两三百人,有不少可能是些路人甲,围在一群人的四周。中间群人最前方,有二十多个官兵。周复生只认识一个、韩同平。 一大群人虽面

《北伐天下志》免费试读

起码有两三百人,有不少可能是些路人甲,围在一群人的四周。中间群人最前方,有二十多个官兵。周复生只认识一个、韩同平。

一大群人虽面带笑容,看这气势让童车坊的众人高兴不起来。全都以周复生为中心,在童车商楼门口站了几排。冯奎面色凝重,悄悄说:

“是京府尹李沐李大人,他怎么也亲自来了?”

大家虽惊并不是很怕,许多人并不知道赵佳的身份,但大家都知道,现在他们有周必大为靠山。京府尹虽是朝中大臣,远无法和周必大这种大神相比。

眼看对面的人走近,李沐和韩同平一脸惊讶,上前几步朝赵佳一礼:

“参见和靖郡主。”

李沐两人并不惧赵佳,他们是实权人物,就算赵佳是周复生的后台他们也不怕。但礼节必须要尽到,要是稍有失礼之处,一旦被赵佳抓住不放,他们有可能会被贬官降职。

李沐两人叫出,周围许多不知情的人大惊,呆呆看着赵佳。赵佳此时的脸色很不好,这些天过得如在美梦中,她***病好了,还有一个差点点就完美的心上人。她觉得要是周复生亲热程度收敛些,堪称完美。任何有可能破坏她幸福生活的人,她都不会退让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韩同平前两天听到一些传言,有些不敢相信,见赵佳和周复生并肩站在一起,脸色说不出的妒恨。盯着周复生大声宣布:

“奉皇上之命,押周复生进宫。”

“啊!”一阵惊呼声传出。刘樱反应最快,跑到周复生面前将他挡住:

“我哥哥又没干什么坏事,你们为何要押他进宫?”

一听是奉皇上之命,许多人张大嘴巴不知说什么好。赵佳怒问:

“周大哥犯了何事,皇上为何事要押他进宫?莫不是你们进了什么谗言?”

韩同平虽早就有妻妾,不可能娶得到赵佳。但见她这么维护一个敌对之人,心里十分不爽。懒得再给赵佳留面子,手一挥:

“来人,将周复生押走。”

“谁敢,”赵佳和几个女保镖挡在周复生前面。旁边的李沐并没有想得罪庆王府的想法,将几个要冲上来的衙役制止:

“还请和靖郡主不要为难我们,金国使臣在皇上面前告状,说周复生派人围攻他们,敲诈他们一千多两银子。皇上龙颜大怒,派我们来带周复生进宫审问。此事关系到两国关系,谁也不可能阻止得了。”

几个知情人呆了呆,谁也没想到那几个金国使臣会去告状。这事要是处理不好,连周必大也未必能保得住周复生。

周复生走出来:“我跟你们去。”

“我陪你去,”赵佳也不管对这些人说有用没用,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:

“当日我也在场,让他们赔银子是我的主意,我去向皇上说明。”

……

周复生敲银子的事说出来,众官员和金国使臣没再打嘴仗。颇为和谐吃了顿接风宴,天色已晚,宫里安排的歌舞表演开始。没看多久,周复生带到。

这是赵扩第一次见到周复生,有先入为主的观念,总看起来不像个好人。周复生旁边虽有个好人,让他大为皱眉。跪在地上的周复生他没管,问赵佳: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此时赵佳并未看赵扩,朝右边席地而坐,端着酒杯一脸笑意的仆善几人看去。恨了几眼才将目光落到赵扩身上:

“皇叔,昨天的事臣侄也在场,让他们赔银子也是我的主意。皇叔既然要审案,臣侄当然得到场。”

“皇上,此事与和靖郡主没任何关系。”仆务真见赵佳在赵扩面前说话一点不惧,猜到赵佳应该很得赵扩的宠爱,先将她踢出来,指着周复生:

“就是此人,他煽动那些围观的百姓不让我们走。一千二百两银子事小,在堂堂宋都竟有如此恶人,对你宋国的形象很有影响。这事怎么说也有些丢人,为了你宋国好,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”

赵佳大怒,一点不嘴软:

“你们才是恶贼,竟然黑白……”

“和靖住嘴,再无理胡说,朕就将你赶出去。”赵扩将赵佳威胁住,开始审问周复生:

“周复生,你为何要敲诈几位金使一千二百两银子。”

周复生第一次见到赵扩,除了新奇外,还有一点胆怯。毕竟是皇上,他现在的性格除后世,还有这一世的影响。

此时大殿中的官员并不算多,左右各有三排。每人有一张较小的案桌,上面摆了些颇为精致的酒菜,在中间也能闻到酒菜的香气。周复生和赵佳都没吃午饭,这样的审案环境让他十分不自在。

赵扩的审案方式还算不错,听这口气并没有偏袒金人。于是周复生的胆子很快壮大,居然敢反问:

“皇上,你认为我大宋百姓一条命值多少银子?”

“大胆,”说话之人是想致周复生于死地的韩同平。原本赵扩叫李沐去带周复生来,韩同平认为这是个好机会。就算弄不死周复生,也能让他声誉事业大受影响。一旦周复生垮了,他的童车行将再无对手。

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质问皇上?皇上,周复生就是个市井无赖,何需皇上亲审。将他将给臣,臣定能让他说出真相。”

赵扩皱起眉头,周复生的问话太过犀利,他当然知道对方问话的意思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觉得韩同平的话不错,正要答应,周必大发话了:

“无论君臣,皆有为百姓解惑之责。百姓不解之事问皇上,这有何不可?韩大人小题大做了吧?”

开始周必大帮周复生,赵扩并不知情,以为周必大出于公心。现在他有些怀疑了,见周复生如此会钻营,心下感到十分吃惊。想了一会说:

“我大宋百姓的命,岂能用银子来衡量?当然也要看是什么情况,周复生,朕现在不想听无关案情之言。”

在赵扩旁边的赵询,为周复生脚趾都抓紧了。自从周复生进来,赵谒就一直盯着他。本想替他说好话,见赵佳姐姐也被禁言,只得在心里为他打气。

周复生没敢再质问赵扩,转过头质问起左右大臣:

“在坐除了皇上,皆是我大宋之能臣。大家觉得,一匹狂奔的马和人相撞,是人的责任还是马的责任?”

周复生的话说完,完颜珣几个坐上佳宾皱了皱眉头。想来想去不知说什么好,要是站出来说:“我们不是宋国之臣,”对一个宋国待审的犯人表明,怎么想也有失身份。并且为这种事证明,感觉有些滑稽。

见周复生赚了金国使臣一次,赵扩脸色稍缓和,没有横加干涉。一个头发半白、身材矮壮的老者回答:

“当然是骑马人的责任,朝廷有规定。在街上不得策马狂奔,若是将人撞死撞伤,骑马人必须负责。”

周复生并不知道这些金人是不是策马狂奔,此时他也顾不得了:

“这位大人说得是,将人撞死必须负责,肯定是不能逃的了。我有些问题不解,事关案情,还请金使回答。你们金国遇到这种撞死人的情况,听朴大人说各负其责,是也不是?”

完颜珣还以为是仆善说的,瞪了对方一眼。金国并不比宋国黑暗,他们的法律同样健全。仆善有些恼火,这话明明是朴务真说的,怪在他头上。反正昨天说过,一杯喝下:

“没人想无故撞人,马与人相撞,双方都有责任,都有损失,当然是各负其责。”

“那我就替你金国的百姓感到悲哀,”周复生怕其他几个金人纠正,接得很快:

“孔圣人曾说:天地万物,唯人为贵。我稍加总结,一个正直的人、一个仁爱友善的国家,应该是以人为本,以德为先,以诚为重,以和为贵,以廉为荣,以导为主,以能为强,以才为上,以质为要,以法为体,以爱为魂,不知几位金使可赞同?”

《北伐天下志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北伐天下志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