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血白袍》白袍总管笔趣阁无弹窗 419文 血白袍立场倒换

血白袍

历史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血白袍》是刁民甲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萧衍,陈庆之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吴淑媛在雪翠宫中揣揣不安的坐在榻上。 当萧综投魏的消息传来后,吴淑媛便昏迷了过去。太医将她救起后,他的婢女青儿不断地宽慰她,说这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13 04:03:5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血白袍》是刁民甲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萧衍,陈庆之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吴淑媛在雪翠宫中揣揣不安的坐在榻上。 当萧综投魏的消息传来后,吴淑媛便昏迷了过去。太医将她救起后,他的婢女青儿不断地宽慰她,说这

《血白袍》免费试读

吴淑媛在雪翠宫中揣揣不安的坐在榻上。

当萧综投魏的消息传来后,吴淑媛便昏迷了过去。太医将她救起后,他的婢女青儿不断地宽慰她,说这只不过是谣传罢了,让她无需担心。

但吴淑媛知道这绝不是什么谣传,当萧综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,他绝对不会再屈身在梁武帝的膝下。所以萧综投向北魏,吴淑媛并不感到惊讶。她只是觉得无边的恐惧,如果萧衍知道萧综不是他的儿子,那吴淑媛一定会被赐死。就算萧衍顾及旧情,后宫的律法也不能让她存活。

此时的吴淑媛已经没有了母凭子贵的想法了,她只想要苟活在这深宫内院之中,但她甚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。吴淑媛从十三岁选妃入宫到被萧衍纳为淑媛,她的大半生都在这座宫殿中渡过,所以她当然知道后宫的勾心斗角并不输于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。以前,她可以凭着萧综在后宫飞扬跋扈,就算再过分,萧衍都可以一笑置之。如今,萧综投向北魏,皇后与其它的妃子又怎么会放过她呢。

“老奴叩见淑妃娘娘。”

吴淑媛的思绪被打断,她抬头看去,祁公公跪在她的面前。

“请娘娘恕罪,老奴找不到可通报之人,只好擅自进来了,希望娘娘不要见怪。”祁公公说道。

吴淑媛的婢女青儿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,来人也没有人通报。若是往日,吴淑媛一定会大发雷霆,但此时她已经顾不得了,看着祁公公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皇帝想召见娘娘,请娘娘移驾广明宫。”

以前,吴淑媛听到此话,立刻喜不自胜,但此时她脸色苍白的问道:“陛下召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这,老奴不知。不过还请娘娘速速移驾广明宫,不要让皇上等久了。”

陈庆之跪在殿中有些不解,按照皇上所说,豫章王投向北魏与豫章王丧子有关联。但陈庆之想不通这二者有什么关联?难道害死豫章王亲子的是萧衍?陈庆之立刻摇了摇头,先不说豫章王的儿子是圣上的孙子,就算是豫章王亲子的死因真的与圣上有关,那也绝不是他该管的事。

就在这时,门外有人缓缓进殿跪倒说道:“臣妾拜见陛下!”

“爱妃,你来了!”萧衍看着吴淑媛说道:“朕今日召你来是想问问综儿的事。”

“皇上,豫章王的事臣妾一概不知,还请皇上莫听信谗言啊!”吴淑媛慌张的说道。

“爱妃莫怕,我知道综儿的事与你无关,我不会怪罪你的,只是想问你几件事。”萧衍听到吴淑媛如此推脱,感到不喜,但想来一介女流之辈,此时恐怕已经十分胆怯,于是宽慰道。

按照宫里的规矩,陈庆之将脑袋杵在地上不敢抬头。此时他看不到吴淑媛的神情,但陈庆之总觉得吴淑媛的反应太过于激烈了。

“爱妃,朕来问你,综儿丧子那几日,他的情绪是否有什么不对劲?”

吴淑媛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臣妾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”

“唉!罢了,你虽是他的生母,但你在皇宫之中,综儿又寡言少语,所以不知道也实属正常。你回去休息吧,综儿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怪罪你的。”萧衍显得有些疲惫的说道。

“谢皇上!”吴淑媛松了一口气,转身想走。

这时,宫外忽然传来了祁公公的声音。

“启禀陛下,皇后娘娘求见!”

一句话将想要转身回宫的吴淑媛吓得两眼发黑,吴淑媛感到事情不妙,皇上这两日静养,不许任何人打扰他。此时皇后却主动求见,一定是冲着她来的。

萧衍正在为萧综的事心烦,说道:“朕今日累了,让皇后回去吧!”

“皇上,娘娘说一定要见你,她还说······”祁公公在宫殿外有些犹豫的说道。

“还说什么?你倒是说呀!”萧衍有些不耐烦了,呵斥道。

祁公公用小的听不见的声音说道:“娘娘还说她知道逆贼萧综为何会逃窜北魏。”

皇上顿时有些吃惊,说道:“让皇后娘娘进来,朕倒要听听她知道些什么?”

陈庆之自打刚才便觉得不妙,此时见皇后求见,知道是冲着吴淑媛的。他在萧府待了多年,自然知道皇后娘娘那醋坛子的脾气,所以他准备脚底抹油了。

“皇上,豫章王一事,臣已将所有知道的全盘托出。臣不便参与宫中大事,想先行告退。”

“嗯,此去彭城你辛苦了。在家好好休息两天吧!你先退下吧!”萧衍顾不得理睬陈庆之,心不在焉的说道。

“谢皇上!”陈庆之一边说着,一边低着头向门外走了出去。

皇后与陈庆之擦身而过,她并没有多看一眼身旁这位昔日的仆童。

当吴淑媛看到皇后身边跟随的人之后,顿时变得面如死灰。在皇后身旁,吴淑媛的贴身婢女青儿战战兢兢的跟随在身后。

“臣妾拜见陛下!”

“你说你知道综儿北逃之事,快快讲来!”萧衍急匆匆的说道。

皇后看着吴淑媛冷笑了一声后说道:“皇上,你可记得吴淑媛怀胎之时?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萧衍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“皇上,吴淑媛当时怀胎七月,诞下豫章王萧综,陛下是否记得?”

“朕当然记得,当时爱妃早产。可喜的是综儿虽是早产之子,却身体健硕无恙。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

“陛下,寻常女子都是十月怀胎,为何吴淑媛会七月诞子,陛下您真的想过吗?”

萧衍回忆起了当年的情景,说道:“朕隐约记得是淑妃误用了麝香,动了胎气,所以才导致早产综儿的。”

“皇上,她撒谎!”皇后得意洋洋的看着淑妃说道。

皇后的话犹如一把尖刀,刺在了吴淑媛的身上,吴淑媛吓得瑟瑟发抖。

萧衍看着吴淑媛的表情,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皇上,其实萧综不是您的亲子,他是大齐的余孽啊!”

啪!皇后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右脸颊,有些惊慌的看着萧衍。

萧衍的眼睛红了起来,他举着刚刚扇了皇后耳光的左手指着皇后,颤颤巍巍的说道:“你疯了,如此胡言乱语!”

萧综不是皇上亲生的这个传言在宫中已经流传多年,但还没有一个人敢在皇上面前说。此时,萧综北逃,皇后认为此时是除掉吴淑媛的好机会,但她没想到皇上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。但事已至此,皇后知道如果不坚持说下去,那她可能会更惨。

于是,皇后跪下说道:“皇上,臣妾没有说谎,皇上当时攻破大齐两三个月后才纳了吴淑媛为妃。臣妾请吾皇明鉴!”

皇后的话犹如给了萧衍当头一棒,他十八年来从未考虑过这个可能,此时他忽然有些没来由的慌张,指着皇后说道:“你可有什么证据?如若只是你的猜测,那朕今日就废了你这个皇后。”

“启禀皇上,臣妾有证据。吴淑媛身边的婢女青儿可以作证!”

吴淑媛抬头看着惊慌失措的青儿,她自忖从未与青儿说过萧综的身世,青儿有何作证的证据。

青儿惊慌失措的看了一眼皇后,说道:“启禀皇上!淑妃娘娘她,她曾亲口告诉过奴婢说,豫章王是,是齐帝的儿子,将来她想要让豫章王继承帝位,恢复齐帝的国号。她,她还曾多此做下巫蛊人偶来谋害陛下。”

这些话自然是皇后教的,皇后用吴淑媛失势来威胁青儿作伪证,并且答应她事成之后一定会让她出宫嫁与王族公子为妻。当然如果失败了,皇后也大可以将所有事推给这个婢女。

萧衍自然不会相信一个婢女的话,他看着青儿说道:“刁奴告主,来人,先将她拖下去掌嘴二十。”

青儿立刻慌张了起来,这时,在门外候着的祁公公连忙派了两个人拿着竹板进来,想要将青儿拖下去。

“慢着!”刚才还在战战兢兢就的吴淑媛说话了,她已经知道今日难逃此劫,就算今日躲过,萧综在北魏一定会大张旗鼓,消息传到萧衍的耳朵里,她还是难逃一死。于是她看着萧衍说道:“皇上,饶过这个奴婢吧!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。”

“你!”萧衍气急败坏的看着跪倒在地的吴淑媛,说道:“这么说,你是承认综儿是萧宝卷的遗腹子了?”

“臣妾有罪!”

萧衍暴跳如雷,他拔出案上的剑,用剑尖指着吴淑媛的鼻尖说道:“这么说。我养了十八年的儿子既然是个贼子!你···你,我养育了十八年的乱臣贼子。”萧衍摇摇晃晃的走动着。

祁公公连忙驱散了宫外的所有人,奔进大殿说道:“皇上,您要保重龙体啊!”

“哈哈哈!我居然养育了十八年的乱臣贼子,亏我还想让那畜生继承大位!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!”愤怒将萧衍的头脑冲昏,他额双眼赤红,握着剑的手不住的摇晃着。

咚!终于,萧衍再也支撑不住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面带疲惫的说道:“来人,将这个贱人打入冷宫,彻查豫章王府,府内上下人等全部斩首!”说完,萧衍便昏了过去。

两名走了进来,将木然的吴淑媛向殿外拖去。在殿门口,青儿挣脱了那两名抓着她的太监,抱着吴淑媛说道:“娘娘,奴婢对不住您了,奴婢该死!”

吴淑媛没有任何表情,被金吾卫拖了下去。

祁公公连忙叫太医进殿。

皇后娘娘看着被拖出去的吴淑媛,嘴角扬起了笑容。她缓缓的走到青儿面前,躬下身说道:“你做的很好,从今以后,你就等着荣华富贵吧!”说完便转身向殿外走去。走到殿外后,皇后转身对身后的婢女说道:“不要留活口,做的干净些。”

婢女看着还在倚着殿门哭泣的青儿点点头说

《血白袍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血白袍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