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拳倾天下》拳倾天下之风起神州飞卢 百度云 拳倾天下㚻

拳倾天下

玄幻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拳倾天下》是寻欢捉乐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聂欢,霍鸣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二人从后墙翻出直往江边走,聂欢仍在琢磨之前灰衣人的举止言谈,周云却仍在思忖那女性神祗的来历,百思不得其解。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这等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1 04:05:1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拳倾天下》是寻欢捉乐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聂欢,霍鸣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二人从后墙翻出直往江边走,聂欢仍在琢磨之前灰衣人的举止言谈,周云却仍在思忖那女性神祗的来历,百思不得其解。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这等

《拳倾天下》免费试读

二人从后墙翻出直往江边走,聂欢仍在琢磨之前灰衣人的举止言谈,周云却仍在思忖那女性神祗的来历,百思不得其解。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这等事闻所未闻。

城门已闭,聂欢却熟悉守城的军卒,言词恳切请求了半天那军卒头目就是不肯用吊篮将他和周云送出城,最后寄出以往出入城的法宝才顺利过关。周云站的老远借着月光只看聂欢与那军卒呱噪半天,最后二人神秘的握了一下手,那军卒的态度便忽然来了个转弯儿,却不知其中是何缘故。

路上周云问他刚才那军卒为何开始不肯通融,后来却肯了?聂欢说道:“实在是法宝之功,有钱能使鬼推磨也。”又叹道:“哎,之前出来的急迫了,忘记多带些银两,这一路南下只怕会遇上许多关隘,李若愚扯旗造反,等这西南江山稳定下来,过往行人盘查的定会严密许多,咱们什么文牒都没有,又没带许多银两只怕要寸步难行喽。”

周云道:“你难道真的认为李若愚这逆贼造反能成功?他不过拥有西南一隅之地,十三州加到一处不过与大周一省相若,等朝廷大军一至,他拿什么相抗?依我看这西南之乱不过是廯疖之患而。”

聂欢笑道:“你这是说真的呢还是跟我开玩笑呢?”

周云诧异道:“聂兄何出此言?”

聂欢道:“自北周一统天下以来,江南之地不服王道的小股力量便始终不断在闹,江湖门派武林宗门更是林立泛滥几可成灾,这些人宁愿入山为匪亦不愿归心于朝廷,这其中是何道理?两千年传承的老大帝国,岂是说灭就能彻底灭的?南人心中所向的还是故国居多,依我之见,北周朝廷能防住李若愚南下收服故地便已是极大成功。”说罢,留心观察周云的反应。

周云先面露疑惑后忽然坦然,道:“你我草民蝼蚁之辈,这些国家大事还是少Cao心的好。”

聂欢故现怒色,摇头道:“唉!周贤弟此言差矣,愚兄以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生为大周臣民需有忧国之志,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!身为天下一份子当知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这才是读书习武者该具的风骨品格,都似你这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这天下何时才得安宁?”

周云听罢豁然止步,神色激动半晌无语,沉思良久竟泪洒霑巾,最后将一切感触化作一声悠长的叹息,似自嘲又似悲愤,道:“聂兄才情令小弟心折,但你我不过一介布衣,便是有这忧国情怀又能做什么?中枢自有国舅与太后做主,北地又有武威王坐镇,朝堂上有文武集团一干重臣,这天下主事者众多,不缺你我这般人物,此事休要再提,否则小弟只好与兄辞别了。”

聂欢察言观色,越看越惊,猛然想起玄苦雨曾说起宁帝欲来西南吊唁巴王之事,李若愚造反却不知将周宁帝如何了,这周云偏在此时此地出现,又处处显出来历不凡,听他口吻对朝中权力分配显然熟知,另有十八玄骑对他苦追不舍一节,诸般迹象连到一起,这周云的身份似已呼之欲出!

聂欢心头想到那个可能不由暗自吓了自己一跳。强压下心惊,转念又想,却又觉得不大可能,李若愚三千铁骑横扫草原,十八年布局换得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,将这西南之地牢牢掌控,这等人物实是天纵之才,此人趁周宁帝南巡之机造反,之前定已布下天罗地网,又岂会给周宁帝逃脱的机会?

观周云言行和十八玄骑诸多忌惮,他必是王孙贵胄无疑,但却未必是皇帝。这小子所知驳杂,举止任侠随意,毫无皇者之风倒像是位常走于江湖的王公贵胄公子哥儿。越想越觉得后一个分析有道理,几已可断定。遂道:“周兄弟所言不无道理,想当今陛下年少英才,家有贤母教导,朝堂上有勋戚亲贵和满朝文武辅佐,外又有武威王那等天下无双的人物拥戴,他这江山当真是铁打的一般,反观你我自身还朝不保夕,愚兄刚才之言果然有些书生意气了。”

周云见聂欢不再纠缠那个话题心中微喜,道:“聂兄大才,刚才之言足称得上闪烁古今振聋发聩!令小弟十分钦佩,可惜你我生不逢时,怕是今生也无机缘一展抱负,不如做个放舟于江湖,把酒言诗狂浪形骸的天涯沦落人。”

二人边说边走已行至江畔,径直上了船,月朗星稀,寒雾锁江,船儿难行只得等天亮再走。聂欢与周云归于舱中,对坐聊天。正说及那宗祠中的女子之美貌举世无匹。忽听甲板上有动静,一人在舱门外持北地口音怯生生问道: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

聂欢起身开门一看,乃是个衣着单薄已极的瘦小少年,瑟缩着身子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聂欢,面色黝黑,依稀可见的是五官极其端正搭配也很合理。若不是这么黑瘦当真称得上难得一见的英俊少年郎。

“在下是北地鹿城人士,南下寻亲到此错过宿头进不得城,因夜深雾寒,身上衣服单薄,故四下寻觅以求栖身之暖,见这船上有灯火,故此冒昧前来求借一宿。”说罢一躬到地。

“在下霍鸣蝉,叨扰之处尚请见谅。”借宿少年彬彬有礼一躬到地对坐在那里没动地方的周云说道。

周云现学现卖道:“小弟周云,同是天涯沦落人,这位兄台不必客气,其实我也非地主,却是沾了聂兄的光。”

霍鸣蝉对这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反应略逊色于周云,但也由衷赞道:“周兄好文采,异乡之客天涯沦落,让在下心生感慨了。”周云抱拳道:“不敢当,这句诗是聂兄偶得,尚有下文。”

霍鸣蝉颇为意外,打量聂欢两眼,对周云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周云随即将下句相逢何必曾相知吟了出来。这句实为点睛之句但霍鸣蝉的反应却不如刚才,只轻轻赞了句果然好诗。随即又客气了一番。

周云也是北地人听霍鸣蝉口音与己相近,顿生他乡故知之感,谈兴颇浓,他向来说话做事不做世俗扭捏之态,大方拉住霍鸣蝉谈天说地讲述起北地风情。他所知者皆是道听途说,虽杂却多是半真半假,霍鸣蝉不知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原因还是其他缘故,竟丝毫不觉周云说的有何不妥,二人谈的很是投契。

周云聊到高兴处对聂欢道:“听霍兄言谈文雅颇有古风想来也是我辈读书之人,既有佳客来访,聂兄何不取美酒款待?”

霍鸣蝉闻听顿时一喜,黑亮的眸子都似在放光,笑道:“不瞒两位仁兄,小弟生平最爱便是这杯中之物,上船之前已闻到聂兄的船上藏了美酒,只是客居之人不好意思过份叨扰。”

聂欢从鱼舱中取出一坛酒端了进来,笑道:“周兄弟喝酒豪迈有余,酒量可就不大行了,却不知霍兄弟的酒量如何。”说罢,轻轻拍掉泥封,满满的倒了三碗。顿时酒香扑鼻,满室皆醺。

霍鸣蝉闻此酒香竟大喜过望,连呼:“妙极,妙极,当真是绝世美酒,不想世间已有如此绝世佳酿!”言罢,迫不及待的端起一碗,至嘴边时微微停顿一下笑道:“小弟失态,让两位仁兄见笑,宿夜冒昧多有叨扰,小弟身无长物唯有一心可敬,当先干为敬。”说罢,一饮而尽。无需他人招呼,自觉端起酒坛又给自己满上一碗,放下酒坛端起碗,摆手阻止聂欢和周云陪他干杯,道:“一碗酒只能聊表小弟感激之心,这第二碗酒却要敬聂兄高义,让小弟今晚不致露宿街头。”说罢又干了一大碗。再端起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,这次的理由是得见周云面貌俊逸非凡,聂欢身形健美仪表堂堂,能与二位结识心中好生高兴,当敬一碗??????又干了一大碗。

周云见他连干三碗面不更色,不禁暗自称奇,这酒他上次喝过,入口绵厚香醇,实则其烈如火入腹后形同火线,只一碗酒下肚便醺意上头其醉难支。聂欢却还在寻思霍鸣蝉说的那句世间已有如此绝世佳酿是何道理?难道他之前不在人世间吗?又想大约是口误,这人看来正如他所言,极爱杯中之物,这般喝法倒与老子正是对手。遂笑道:“霍兄弟不必如此,这酒便是小号天鸿居所酿的天鸿嘉酿,我这船上少说还有百十坛,你想尽兴只管痛饮,我这就去多取几坛子。”起身出去,不大会儿又抱回来四坛。霍鸣蝉一见大喜,赞道:“聂兄豪迈,好大的力气。”

二人开怀畅饮,酒到杯干。周云居中相陪虽不多饮只看这二人鲸吸牛饮倒也是一场乐事。聂欢的酒量是多年瀑布炼体中锻炼出来的特殊禀赋,过去与玄苦雨谋醉常常成缸牛饮烈酒,常人视之已近乎妖。霍鸣蝉与他对饮竟丝毫不落下风,连续灌了两坛子丝毫不见醉意,反而一双明眸越喝越亮!喝到后来,聂欢兴起,弹筷击碗做琴,借着酒兴唱起了红高粱,虽词句粗俗浅白,然声音苍凉豪迈。霍鸣蝉与周云都听得入神,暗思此曲风格古怪却透着粗犷自由,不俗!

曲至高潮聂欢通身大汗索性将身上衣服脱了,露出一身劲健的肌肉。

霍鸣蝉的脸一直是那么黑,两坛子酒都没让他变色,却见到聂欢赤膊上阵脸色便忽然更黑了,将身子一摇,摆手道:“聂兄豪饮天下难寻,小弟不胜酒力,让兄台见笑了,另外夜已深了,周兄都困了。”聂欢转脸看周云,见他果然已闭上双目沉沉欲睡的样子。一笑道:“待我收拾一下,便与两位兄弟同眠。”

聂欢将一干酒具收拾停当回到舱

《拳倾天下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