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唐棋》唐棋山 by马脸微漾 唐棋别扭受

唐棋

历史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唐棋》的小说,是作者马脸微漾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捏着家丁抄回来的文告榜单,一身花团锦簇的萧沔,盯着杨慎余有些迟疑道: “杨家哥儿,咱这一次花出去这么多银子总觉不妥,万一传入宫里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8 16:05:4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唐棋》的小说,是作者马脸微漾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捏着家丁抄回来的文告榜单,一身花团锦簇的萧沔,盯着杨慎余有些迟疑道: “杨家哥儿,咱这一次花出去这么多银子总觉不妥,万一传入宫里

《唐棋》免费试读

捏着家丁抄回来的文告榜单,一身花团锦簇的萧沔,盯着杨慎余有些迟疑道:

“杨家哥儿,咱这一次花出去这么多银子总觉不妥,万一传入宫里的耳朵里,哪个嘴长的说咱们一两句,这关中饥荒才刚刚过去,咱们这萧杨两家怕又是要被人诟病!”

说话的萧沔,乃萧皇后弟弟萧瑀之曾孙,也就是后来那个出任剑南西川行军司马、御史中丞的萧氏余晖中的最后几代人中的那个。

而坐在车上他对面之人杨慎余,则是前朝皇帝隋炀帝及其皇后萧氏的孙子杨政道之孙。

两人这次偷偷结伴出行,原本就是在府中被管教太严,气闷之下,于是索性跑将出来,顺着这出长安城的官道一路而行,谁知正好赶到这百里处的百里客栈,原本想歇歇脚吃些东西,结果正好撞见这场难得一遇的围棋盛会。

于是,二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拿出了二十贯钱,全部投到了孟渔身上。

投孟渔,其实完全就是两人公子哥儿在负气出游之下的意气之举,仅仅是乍听之下,对局者居然是一个跟自己年纪同样大小的少年,便大脑一热,就扔出了这么大一笔银子。

只不过扔出了银子,痛快之下,这才想起了此举可能带来的麻烦和后果。

两人及其背后的家族,既不是跟着当朝皇帝刚刚打下天下的勋贵,头上又顶着前朝皇族让人坐卧不安的大帽子,一举一动,都会被无限放大。

所以,性格上更加稳重一些的萧沔,突然间感到了一丝不安和懊悔。

谁知杨慎余可不这么想,马上张嘴嗤笑道:

“怕什么,关中饥荒又不是我们两家造成的,担责任、坏名声这些事情,自有他得了天下的李氏去操心,你惶惶个什么?”

“再说了,当今皇帝刚刚把咱两家和老祖宗从突厥迎回来,恩宠还来不及哩,那些勋贵又敢把咱两家怎样!”

这杨慎余,倒是看得很准:

他家大隋虽然烟消云散了,但从南北朝甚至魏晋时期就已经歃血而盟的关内“李武韦杨”四姓联姻格局,却不会因此灰飞烟灭。

别说长孙无忌、李靖、程咬金、秦琼等等这些现今权势熏天的勋贵,即便是皇帝家的李姓,也依然还是要仰仗他杨氏“十一宰相”世家这个关西第一望族,来装点他新朝大唐的门面。

萧沔自小就聪慧高人一等,自然是一点便通,当即也就不再多做庸人自扰,盯着面前的棋局道:

“杨家哥儿,那咱这一局棋如何处置,接着下完还是先去瞧瞧那孟渔,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或者又是那三头六臂的哪吒,竟敢到这百里客栈下棋,还坐上那擂主座?”

杨慎余看了一眼自家棋局,突然伸出手将棋盘上犬牙交错的黑白子弄乱,自惭地笑道:

“不下了,不下了,这都到了围棋重镇百里客栈,咱还自己下什么劲儿呀,丢人现眼么?走走走,下车,看那孟渔到底长得什么模样,没准他李朝要出个什么神童祥瑞呐!”

哎哎哎——

萧沔一个阻拦不及,便看着弄乱的棋局叹息道:

“杨家哥儿,我这棋势是占优的,你又耍赖,给钱给钱!”

杨慎余倒也爽快,摸出一个百文钱袋子,刚要丢过去,却不知为何突然又缩手回去。两眼骨碌碌乱转道:

“沔哥儿,这棋局你说你占优就占优么?不行,我还说我占优哩,除非你把刚才棋局一子不差地重新摆出来,否则这钱我是不会给你的!”

萧沔顿时气结,瞪着杨慎余道:

“你、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,我又不是那三国时候的王粲,过目不忘,看一眼棋局就能覆局出来?”

杨慎余马上晃了晃钱袋子,口中笑道:

“那好,反正咱们已经莫名其妙的投了那么多银子出去,不如在那孟渔身上,咱俩儿自己再赌一局如何?”

少年天性,本就喜欢游戏,萧沔马上心领神会道:

“怎么赌,你说!”

杨慎余想了想,于是坏笑道:

“咱们要玩就玩一个大的,反正本来就是出来散心游乐的。这样吧,来一个连环赌注如何——”

“第一赌,赌他到底输还是赢。”

“然后就是第二赌,等那孟渔小子这场围棋盛会结束,咱们另外再出钱,胡乱下一局棋出来,让他一字不差地像三国王粲那般覆局出来,赌他到底可不可以覆局。”

“第三赌,咱两家府中不是正好缺一个高级点儿的围棋门客,若是这孟渔小子赢下了擂主座,岂不正好是绝佳人选?然后你我就看谁有本事,第一个将他弄到手中!”

萧沔只听得两眼发光,摩拳擦掌,连连叫好:

“这个有趣,简直是环环相扣的好游戏,不过——”

他忽然又摇头道:

“看谁先把他弄到手做自己的围棋门客,这个倒可以,但前面两条却不好赌法。万一我们都赌他赢,也都赌他可以覆局,那你我这玩法可就赌不下去了!”

杨慎余一听也是,不觉愣怔道:

“那你说怎生是好,若只有最后一个赌注,可就无趣了!”

嗯,萧沔沉思了一番,忽然抬头道:

“有法子了,前面两个赌注,咱们先定一个输或赢。然后抓阄,不管谁抓到那个输字还是赢字,谁就赌那个字。”

杨慎余想了一下,便伸手拍了拍萧沔道:

“果然就属你聪明,就这么办了。”

两人很快抓好阄,看了看各自手中抓到的输赢二字,随后相视一笑,走下车去,在几个护卫和家丁的簇拥中,信步向客栈走去。

门口的店小二是惯会观衣识人、看人下菜的,只一眼,便殷勤地将一行人迎入店中,然后奉上茶点。

“二位公子,可是来看棋的?”

在外面,一向是杨慎余护着萧沔,办事、说话都以他为主。

这次自然也不例外,他扫了一眼客栈内外人头攒动的客流,便示意家丁扔出几枚铜板道:

“给本公子说说,现在棋局到什么地步了?”

店小二接过铜钱,马上笑逐颜开道:

“果然一看二位公子就是棋道中人,嘿嘿,这棋局么,小的刚才送茶上去,巧了,第一轮第一局正好下完,现场裁决和中人正在数子定输赢呐!”

《唐棋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