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》权少抢婚婚不由己 免费试读 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全文无弹窗阅读

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

豪门世家连载中

《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》作者:卡卡,豪门世家类型小说,主角:楚夭,黎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与黎煜道别,楚夭夭提着饭盒从巷弄里出来,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把老房子的门开了,一辆黑色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她的跟前,速度极快,

|更新:2020-09-02 04:02:4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》作者:卡卡,豪门世家类型小说,主角:楚夭,黎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与黎煜道别,楚夭夭提着饭盒从巷弄里出来,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把老房子的门开了,一辆黑色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她的跟前,速度极快,

《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》免费试读

与黎煜道别,楚夭夭提着饭盒从巷弄里出来,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把老房子的门开了,一辆黑色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她的跟前,速度极快,把她吓得直往后面退了好几步。

是纪旬则的车。

昨天她就多留意了一眼,记住了他的车牌,只是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纪旬则放下车窗,脸上带着疏离,看着楚夭夭,一言不发。

他自接到楚夭夭的电话后,心思就没有放在工作上,会议的内容也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月度总结报告,他早早的便离了场,只为了楚夭夭说的那一句想跟他谈谈。

可是他等到了什么?

他回到家的时候,人去楼空,垃圾桶里扔了半截裤管,他哭笑不得,四处寻找。

去了纪家,去了苏家,最后,来到这里。

他不是第一次来这条清水巷,大学时期每个周末,楚夭夭都要回家看外婆,他有好几次也被拉着一同来,这个地方,承载了他对楚夭夭所有的疼惜,同时,也是在这里,楚夭夭牵着黎煜,斩钉截铁的告诉他,她不爱他……

他已经在巷弄里等了许久,他以为楚夭夭是回来收拾自己的旧物,可是,她却直接去了黎家,刚才黎家门口那一出温馨的道别戏,他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。

三年,他以为,楚夭夭愿意嫁给他,或许也还是因为有一点点的旧情难忘,却没有想到,她难忘的,是黎煜,而不是他纪旬则。

他想她念她那么久,可是在他的面前,楚夭夭从未如那般温顺过,她说出的话,句句都像刀子,专往他的痛处扎。

楚夭夭站在原地不动,上午方靖如的话还在耳边,她扬着眉头,同样也带着芥蒂。

“楚夭夭。”僵持了许久,还是纪旬则先开口说话。“你过来。”

楚夭夭犹豫了几秒,最后,还是老实的上了车。

两个人一路无言。

她以为他是因为今日刚跟爱人和孩子重聚,所以对她无甚兴趣。他以为她是偷情被他现场抓包,心虚不敢讲话。

回到纪旬则的公寓,楚夭夭低着头刚刚进了门,可她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手里的饭盒,面前的男人已经迅速的转过了身,直接将她困在怀里。

纪旬则已经在极力克制发颤的身子,他抵着她的躯体,力度大得想将她就此揉的粉碎嵌入自己的骨血之中。

“你,你想干嘛?”楚夭夭抬着眼看他,这个样子的纪旬则,真的有些可怕。

他越靠越近,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晚上,新婚之夜,他带着一身酒气将她压在床上,差点没要了她的命,这男人,不是又犯了失心疯,还想再来一次?

纪旬则伸出手,一把就扯开了楚夭夭的衣领,衣扣随着他的力度一颗颗的弹开,楚夭夭手上的饭盒也应声而落掉在地上。

“纪旬则!你疯了!”楚夭夭想要推开他,可无奈男女的力气悬殊明显得很,纪旬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唇齿却直接朝着她暴露在外的脖颈而去。

他们在一起两年,他虽不善表达,却将她捧在手心里,他爱她敬她,如斯傲慢的性子,却任凭她任性捉弄,可是她做了什么?

她将他的一颗真心丢在地上践踏,跟别的男人跑了,他计划好所有一切与两人相关的美好未来,全部都成为了幻梦一场。

他纪旬则怎么就比不上那个男人?他到底差在哪了?

感觉到脖子上传来钻心的疼痛,楚夭夭想要惊叫,可声音却被掩于他的指尖。

纪旬则一点也没有留情,牙齿突破她的血肉,似乎想要将这样的疼痛刻于她的心脏之上,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太可怕了……楚夭夭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纪旬则完全像变了一个人,他是想活生生的将她折磨致死吗?

楚夭夭极力的挣扎着,可她的动作不过是蚍蜉撼树。

然而,就在她疼得要晕过去的瞬间,她摸到了自己裤袋里今日骆梳雨给的那只麻醉剂。

因为没有容器,所以液体是装在带针头的注射器中,楚夭夭也管不得许多,直接就取了针帽,一针扎在了纪旬则左边的肩胛骨上。

纪旬则很明显的闷哼了一声,不由得松了嘴上的力度。他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一步,想要伸手去看楚夭夭是用何物伤了他。

获得生机的楚夭夭举着手里空空的针管,脖子上的伤口疼得她出了一身冷汗,纪旬则看着她手里的东西,惊讶的缩了缩眼眸。

然而,下一秒,一种不容逃脱的无力感让他精神恍惚,他连连退了几步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“你……这是什么……”纪旬则的声音变得虚弱。

“麻醉剂。”楚夭夭捂着脖子,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,临近锁骨的地方鲜血淋漓,沾在洁白的衬衫上,像是重工绣上去的花朵。

纪旬则的身子越来越不听使唤,他想挪动些许,却在那片刻之间,自己的心脏传来剧烈的痛楚,他用最后的力气捂着胸口处,另外一只手指了指抽屉。

“药……我的药……”

他意识模糊的说完这一句,便眼前一黑的晕了过去,楚夭夭站在一旁呆若木鸡,显然被纪旬则的反应吓懵了。

骆梳雨只说这麻醉剂会让他动弹不得,没说会让他直接晕过去啊,如果真是这样,她不是白忙活一场?

“纪旬则?”见他昏迷前指着抽屉,楚夭夭开始慌了,她忍着痛过去摇了摇他的身子,确认他已经昏迷之后,手忙脚乱的在抽屉里翻找着他说的东西。

“纪旬则,你别吓我,我不是存心害你的,你别这样……”她将医药箱全部都倒了出来,然后在药箱里看见了许多个写着“吗多明”的小药瓶。

骆梳雨是学医的,楚夭夭跟着她也见识过不少的药物,她知道这吗多明是治疗心脏病的药物,曾几何时纪旬则也跟她开玩笑的说过,要她平时少气他,不然他真有可能会心脏病发猝死……她以为他是说笑的,却没想到,他真的有心脏病!

“纪旬则,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楚夭夭按照药瓶上的指示给他喂了几颗药,又灌了几口水进去,见他还是没有反应,便一边哭着一边拿出手机打急救电话。

要是纪旬则因为她出了什么事,她也活不下去了!

《婚不由己:纪总,你跪下!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